【原创软装故事】“江城三少”相亲记


周俊熙,32岁,武汉一家上市公司副总裁。


他所在的公司是当地一家著名的食品企业,这个企业创立于上个世纪90年代末,那个时候他的爷爷偶然得到一个神秘配方,开始在江城摆地摊卖小吃,生意红火。

后来他的父亲接手,引进先进的管理制度,几年内开了上百家分店。

周俊熙27岁便从沃顿商学院金融系毕业,毕业后便在家族企业上班,从一家店面的营业员做起,一直到领班、店长、区域经理、营销总监,一步一个脚印,不到两年时间就做到了集团副总裁的位置,然后又在他的一手运作下,不到3年,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

说起周俊熙,至今江城还流传着关于“江城三少”的传说,那个时候在江城也算是一方小霸王,后来他的父亲一气之下便托人把他送出了国!

经过国外的几年锤炼,周俊熙好像变了一个人,不仅学业有成,而且为人老练低调谦和,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温尔文雅的气质。

由于这几年一直忙于事业,所以个人问题一直都没有解决,一天晚上,周俊熙刚洗完澡,在书房挑了一本《传习录》正准备回房睡觉,刚转身,只见他的父亲站在身后,温和的对他说道:俊熙,你跟我来一下。说完便往客厅走去,周俊熙跟在父亲身后,心中思量着:今天恐怕是在劫难逃了...

原来父亲是要给他介绍相亲对象,像他这种豪门,婚姻是事关企业将来发展命运的重大事件,而且周俊熙不出意外几乎是钦定的继承人,他早早就明白这其中的利害关系,所以在他身上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儿女情长的情绪,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无一不是从公司的大局出发。

相亲对象是经过父亲精心思量的,对方是本市的另外一个上市企业老总的独生女儿,名叫赵雅琪,刚从国外留学回来,今年刚好27岁,在本市一所重点高校的声乐系教授古典音乐。

周俊熙心中明白,该来的总会来,自然没什么异议,而且看了那女孩的照片,说来气质也还蛮符合他的口味。

见面约在了周六的下午,刚刚好两人都有时间,周俊熙处理完了日常事务,便来到了更衣室,他扫了一眼衣柜,几乎都是HugoBoss的限量版,比起其他的品牌,他更钟情于这个低调的德国品牌。他又扫了一眼装满百达翡丽手表限量版的抽屉,并非他追求奢靡的生活,而是他从小就对这种精密手工产品有着近乎狂热的喜好,空闲的时候他会拿着工具把这些手表的零件一件件拆下来又装上,当然大部分的手表拆了就再也没有装好,这些年,他们家的阿姨给他收拾房间,光从垃圾桶捡的拆废的手表零部件换的钱就在江城三环边上买了不下三套房子。

最终周俊熙选择了一件普通的纯棉T恤,一件由家庭裁缝量身定制的麻布裤子,一双布鞋,手上带了一串唐朝的小叶紫檀手串就来到了地下车库,扫了一眼近10个车位,宾利、法拉利、林肯、辉腾、路虎等整整齐齐排成一排,说实话,要不是平日工作的需要,郭俊熙对这些车一点兴趣都提不起来,思来想去,郭俊熙又走出了车库,给管家打了个电话,让管家把家中的Trek Yoshimoto Nara一辆价值近20万的自行车推了出来,然后自己悠哉的骑上了自行车去相亲去了。

不到半个小时,周俊熙和赵雅琪便在一个茶楼见面了,赵雅琪如同照片上一样,一头乌黑的长头发,一袭米色的长款麻衣,只是今天背上还背着一个长约1.2米左右的布袋,原来赵雅琪是刚上完音乐课就直接过来了。

很快他们便找到一个靠窗户的位置坐了下来。

这时服务员走了过来,轻声的问道:我们这有刚到的顶级铁观音、云南普洱、西湖龙井、碧螺春,信阳毛尖,请问两位要喝点什么茶?

只见赵雅琪温柔的答道:我们自带茶叶,您帮我准备一壶烧开的玫瑰露即可。玫瑰露,一种在黎明前收集于大别山野生玫瑰花瓣上的露水,用来泡茶香气四溢,回味甘甜。

说话间,只见赵雅琪轻轻的剥开了刚刚背在肩上的布袋,露出了一把伏羲式的杉木古琴,琴弦是用上等蚕丝做的,琴上布满了龟裂纹。

周俊熙立刻被这把古琴吸引住了,不自觉的拿着中指轻轻的拨了一下琴弦,顿时一股悠扬而古朴的声音传到耳边,似余音绕梁,此时旁边喝茶的顾客也被这琴弦的余音吸引了,不自觉的抬头看了看。

周俊熙沉默良久,清了清嗓子,问道:这难道是当年楚庄王用的“四大古琴”之一的“绕梁”?

赵雅琪抿着嘴轻轻的点了点头问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周俊熙说道:虽然不会弹古琴,但是平时还是很喜欢听古琴乐曲的,对古琴的传说也略微了解一点,看着古琴上布满了岁月的痕迹,而且余音确实有一股绕梁之感,所以就胡乱的猜了一下,没想到竟被猜对了,只是這琴不是早就失传了吗,怎么会出现在你这里?

赵雅琪答道,古人有一句话叫“匹人无罪,怀璧其罪”,这把古琴价值不菲,历代都有人龃龉它,失传只是讲给世人听的,其实它自战国一直流传至今,这是我老师亲传给我的...

说话间,只见赵雅琪推了一下古琴侧边的木板,里面有一个暗盒,从暗盒里掏出了一个丝制的小包,小包上正中间是用苏绣绣的长约七厘米,宽约三厘米的“金陵十三钗”图案,上面的人物清晰可见、活灵活现,竟然看不见一个针脚,分明就是采用苏绣的旋针针法,而且是用苏绣技艺里最难的64分丝线绣制而成。

全国能有这种技艺的人不超过10个。

周俊熙心中默默思量着,难怪她全身上下看不到一件现代的奢侈品,仅仅这个最不起眼的苏绣图案就足够她买下10个限量版的LV。

赵雅琪见周俊熙紧紧的盯着那个小包,笑着问道,怎么,这是我平日里无事,随手绣着玩的,你喜欢啊?喜欢回头给绣一个,不要嫌我的手艺差啊!

边说着话,赵雅琪打开了那个小布袋,里面装着的是茶叶,她轻轻的用茶则拨了一部分茶叶到一盏紫砂壶中,然后倒入刚刚烧好的玫瑰露,洗茶、泡茶、分茶一气呵成。

不一会儿,两人各自拿着一个小茶杯开始品了起来,周俊熙刚品第一口,便对赵雅琪竖起了拇指,说道:这是正宗的武夷岩茶,入口香味醇厚,似有一种置身于山中的悬崖峭壁之感。

茶叶叶片椭圆,叶齿不明显,这应该是采自武夷山九龙窠高岩峭壁上的那六颗古茶树中的第二棵和第六课树,年产量不过一斤,几年前我有幸喝过一次,只是那茶树早就禁采了,你怎么还有?

赵雅琪说道:这是我父亲三年前送给我的一两茶叶,一直密封保存也没想起这件事,没想到今天派上用场了。

他们就这样喝着茶聊着天,周俊熙自然见识渊博而谦和,赵雅琪虽然古典韵味十足,但也不像人们传统印象中的那种含蓄的小女人,而是举手投足之间似有一股女性少有的豪迈之气。

聊天的内容也极其丰富,他们从意大利的比萨斜塔聊到了敦煌莫高窟;从中国的古典音乐聊到了现代的流行音乐hiphop;从《诗经》聊到了《六祖坛经》;从宇宙大爆炸聊到了黑洞理论,从奥地利古典经济学聊到了社会主义市场经学理论,聊着聊着,不经意间到了傍晚。

周俊熙抬头看了一眼窗外,说道,我带你去吃面条吧!

赵雅琪笑道:哦?不知道是什么面条,能让周公子第一次见面就带我去吃。

周俊熙哈了一声,回答道,去了就知道!

他们二人就这样,一人推着自行车,一人背着古琴,拐过一个十字路口,不一会就来到了一个院子,院子里有一个二层农家小院,周俊熙指着楼梯,示意着她先上楼,自己随后。

上了楼之后,只见一个小小的、格外雅致的餐厅映入眼前,吃饭的也就不到三五个人,而且看起来都是气质不凡!

周俊熙走到后厨和老板打了个招呼,不一会儿工夫,两碗热腾腾的面条就端到他们面前了。

面条从表面上看,只是多了几片松茸,对赵雅琪来说也不算稀奇之物,似乎和普通的汤面一样,也看不出什么特色。只是赵雅琪尝了一口,才发现面条滑爽,筋到,香气扑鼻,面汤清甜而温润。

原来面条的面粉是取自南澳大利亚州艾尔半岛的全麦芯粉;和面用的水则是取自神龙架的天泉水;取水用容器是来自景德镇的青花瓷罐,而且一罐水只够和一份面条;高汤则是用西藏牦牛的大腿骨和产自云南的薄荷叶经过三天三夜才熬制而成;松茸则是采自具有“松茸之乡”美称的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而且只选取口感最好的不大不小的优质松茸,当日采摘后需在3个小时之内用直升机空运到武汉,然后用产自法国的葡萄籽油小火煎制而成;当然最要紧的是面条师傅,一位来自三代单传的顶级鄂菜切面师傅。

据说全江城能来这里吃饭的 不过百余人,而且都得提前三天预约,由于材料和人力的限制,每天最多不过能做十几份!

他们二人边吃边聊,不多久,面条就吃完了,似乎还意犹未尽,此时已经是晚上9点多,毕竟第一次见面,也该是道别的时候了。

周俊熙说道,不如我送你回家吧!

赵雅琪说道:好啊!

周俊熙又补充道:只是我这辆破自行车没有后座,只能委屈你坐在前面了!

说着说着,他们走出了屋外,周俊熙扶着自行车。

赵雅琪笑着看向周俊熙,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一跳,坐在了自行车的前面!

此时正值夏季,路上还有不少行人,月亮也格外的圆,一路上两个人吸引了无数的眼光,他们边走边聊着各自小时候的事情,周俊熙讲着关于“江城三少”的传说,不时引得赵雅琪哈哈大笑,嘴里不停的骂着“地痞”、“流氓”!

不到五十分钟的时间,周俊熙便来到了赵雅琪住的地方,赵雅琪又轻轻的跳下了自行车,准备和周俊熙道别。

周俊熙率先开口问道:赵雅琪,你听说过量子纠缠理论吗?

赵雅琪惊奇的说道:没有太深的研究,只是粗略的了解一点,大概说的意思是,如果两个量子一旦建立了某种联系,无论相隔多远的时空,一个量子发生什么变化,另一个量子都会瞬间能够感应到!

周俊熙回到:是这个意思!然后又反问道:难道你不觉得人和人之间的偶然相遇,冥冥之中也会建立着某种量子纠缠的关系吗,也许从此两个人的命运轨迹就要因为彼此影响而发生改变?

周俊熙说完这句话,只见赵雅琪对着周俊熙点点头,抿嘴一笑,然后就让守候在一旁的管家拿着古琴,回了回头,就慢慢的走进了自家的院子!

此时的赵雅琪心中思量着,这个男人深邃而低调,从交谈中,看得出他对待爱情的态度和自己几乎一样,相信爱情,但又不执迷于爱情,来了欣然接受,去了也了无牵挂。

赵雅琪本人也是这样,温柔的表面下 潜藏着不易察觉的理性,身上几乎看不出什么儿女情长的"矫情"!想着想着,她想起了丰子恺的一句话“不乱于心,不困于情。不畏将来,不念过往。如此,安好。”

也许他们的相遇有家族势力在背后的推动,但是冥冥之中,又如同“量子纠缠”一样,一旦建立了某种联系,谁又说这不是爱情呢?当然对于他们这种层次的人来说,爱情只是生命中的很小的一部分,很小很小,但就算很小,也仍旧弥足珍贵!

周俊熙回到家之后,洗漱完毕,又到书房拿起了上次没看完的《传习录》,刚进房门一看窗外,窗子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周俊熙瞬间怒火中烧,这些年以周俊熙的修为,很少有什么事情能够让他如此生气...

周俊熙把书往床上一扔,将阿姨叫了进来,质问道,窗子上的窗帘呢?阿姨回答道,周少爷,是今天我帮你整理房间的时候用力过大,不小心把窗帘上的一个钩子拉断了,就把窗帘拆了,我已经叫人去重新做了一幅新的。

周俊熙气不打一处出,冷冷的说道,这么多年我都习惯了用这幅窗帘,这幅窗帘是我两年前在武汉百百合软装中心找设计师专门设计的,现在使用不到三年,你把窗帘找回来,让他们给维修一下,如果明天睡觉之前,我还看不到那副窗帘,你以后就别来上班了。

说完这句话,周俊熙就头也不回的走到客房去睡觉了,因为在客房里,还有一幅百百合软装中心制作的窗帘!
下一篇:设计师的书房

软装知识

Comments are closed.